剧中不仅有孙红雷、刘奕君等演技派,更是在于电视剧的真实性,多起案件都以现实案例改编。

电视剧刚刚播出七集,但是剧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已经悄无声息地展开了。刚开始就引入操场埋尸案,薛梅在得知中央督导组要进入中江省绿藤市扫黑除恶时,她提前录制好了丈夫麦自立失踪的证据。准备在督导组车辆经过时,将证据传递给督导组。

另一边马帅故意打架进看守所,大概率是为了躲避14年前麦自立的失踪案。看守所中的马帅吃着大餐,抽着雪茄,不得不说很是讽刺。

案件的主线看似是麦自立失踪案,但是因为徐小山在厕所无意中拍到的一段视频,让整部剧的大幕开始拉开。

面对镜子,孙兴说出自己就是高赫,因为杀人不得不变成现在的孙兴。真实案例中孙小果也是被判死刑后,在其母亲孙鹤予、继父李桥忠的运作下减刑出狱。

出狱后的孙小果以“李林宸”的身份,继续逍遥法外,剧中的孙兴的原型就是孙小果。

在第一次提审中,马帅自己掰断手指头,除了向外界传递某些信息,还躲避了继续审问。在后面和李成阳交谈中,更是直言那根被掰断的小拇指是自己。

在马帅掰断手指头的治疗的时候,中间很可能出现问题,开的药或者是否有注射过不明药剂。

在马帅出去之前,进行了一起突击提审,整个提审过程前半部分还很正常。但是直到一个人的进来,马帅开始变得不自然。

细心地网友发现,审讯室里的湿度发生了变化。适合人体舒适的湿度为45 ~ 65%,但是当时审讯室的湿度达到了75%。

“现在,这个案子升级了。”“如果你记不起来,我们可以去请你的夫人李丽涓,我们可以帮她回忆。”

那么贺芸是什么身份,孙兴以前叫高赫,那么他和长藤资本的高明远是什么关系?

高赫中的“赫”会不会就是贺,真实案例中孙小果的母亲就是一名警察,继父是一名高官。孙小果母亲叫孙鹤予,“鹤予”与贺芸两者读音又有所相似,贺芸会不会就是孙兴的母亲。

从贺芸出场的几句话中,可以看出深层次的意思就是,案子升级了自己罩不住了,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的人,如果记不起来,那么你还有老婆孩子。

最后提了一句我们可以帮她回忆,是不是意味着马帅的老婆也知道十四年前发生了什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