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国人马克站在一幅表现中国汶川大地震的照片前面,牵着他的拉布拉多犬。17日上午他在丽晶公园跑步的时候发现这里多了不少照片展示,很多是中国西部地区同一地点百年前后的对比,这让他觉得“非常有趣”。

正在伦敦丽晶公园展出的是“百年追寻——见证中国西部变迁”摄影展,这是伦敦书展中国主宾国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,力图将一个真实的中国西部展现在西方观众眼前。

一百多年前,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先后五次来到中国考察,留下了千余张珍贵照片,生动展现了西部地区的人文景观。一百多年后,循着他的足迹,中国生态学家印开蒲10余次深入四川西部高原,重新回到老照片的拍摄地,通过新老影像对比,力图展现中国西部的百年变迁。

为了达到“同机位重拍”的效果,这个主题拍摄印开蒲用了近十年时间,期间为了确定威尔逊的路径,他走访了三十几个区县,每到一地采取登报寻人的方法,在宜昌、乐山、丹巴、北川、宣汉等地,先后找到威尔逊照片中人物的后代。

在他看来,当年威尔逊看似漫无边际的照片,无意间建立了四川的生态地理坐标。新老照片对比,可看到百年时空的剧烈变迁:一是生态遭受破坏的“陌生化”;二是社会变迁带来的差异;三是一系列生态工程带来的景观恢复;四是水电设施对环境的影响最为巨大。

汶川特大地震的中心地带是威尔逊老照片集中的地区,震后印开蒲多次去了汶川北川等地。地震前后照片对比,岷江河谷像是被外星人用刀叉划过一样;唐家山堰塞湖地震前后的照片对比,整个乡镇和大桥已沉入湖底,对岸山包只剩下一个小顶——这正是英国人马克仔细观看并评价“令人震惊”的那组照片。

1908年7月5日,威尔逊在丹巴县海拔3250米的大奎雍村一户藏族农民家里住过一晚,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房东女主人性格开朗很爱笑,笑声也很好听”。2007年9月19日,事隔100年后,当印开蒲找到当年房东女主人的曾孙女四朗措时,发现她竟然和曾祖母一样爱笑,藏族人的豪爽和好客至今未改。

北川县漩坪乡的竹索桥也让印开蒲印象深刻。老照片中的竹索桥,横跨湔江,长约30米,全部用竹篾编成;照片上能看出湔江水流湍急,竹索桥摇晃。2006年,当他找到老照片中的地点,竹索桥早已不存在,只剩下基座;在紧靠原桥位置的上方,一座坚固的石桥修建起来。

已过花甲的印开蒲,在拍摄途中有时不得不攀登陡峭的悬崖,或者爬上当地人的屋顶,攀上枝干摇晃的大树。在威尔逊当年走过的茶马古道上,一部分地区仍旧不通公路,他就要骑马前行。还有一些地方,就只能和当年的威尔逊一样,依靠自己两条腿了。“暴雨、洪水、地震、泥石流……威尔逊经历过的我都经历了”。

“威尔逊1000多张旧照片中,近70%的影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”印开蒲说,拍摄照片不仅是对百年历史的记录,也成为一种科学研究方法,“如果身体条件允许,2015年我准备到这些再去拍摄。”完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